主页 > PC手游 >

游戏人生专访顽石CEO吴刚

编辑:小豹子/2018-07-04 23:30

  游戏人生专访顽石CEO吴刚:

  在创业路上跑出自己的节奏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BOYwindows

  主持人:许多人了解您大概是因为近几年来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兴起,但是我据我了解,您应该算是在国产游戏能够说见证这个行业一点点发展的行业老兵了。因为追溯起来,我也是查了一些相关的资料,您应该是1994年的时候有研发过一款叫做BOYwindows的一款研发工具,据说那个时候反响还是不错的。您刚才说做游戏的人干吗要做游戏,都没了追求了。所以可不可以这样讲,1994年那会儿你还是一个有追求的年轻人。

  吴刚:咱们从小的教育是认为游戏这个东西是玩物丧志,我们很难到今天说全民开始都玩游戏,到很多的互联网的大佬们都开始做游戏。没有那样的一个光景。所以我也不例外,我高中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做软件开发,编程,自学。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不玩游戏,我就做了一款软件,刚才说的BOYwindows,卖得很不错,大概是在1996年开始,我才进入到这个游戏行业。

  因为我觉得游戏行业有很多机会,而且游戏能实现感觉的东西不多,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让我很轻视游戏,因为我是做软件开发的。我觉得不就是游戏吗,本身来讲对它很轻视。等到我真正开始做了半年之后,我发现做游戏和我做软件两者之间来进行比较的时候,差别太大了,而且对于我技术的要求,还有方方面面的要求比原来不是高了一点半点,比原来至少是四五倍的量级的变化。当然我做第一款产品就失败掉了,其实这个跟我当时很轻视游戏的开发,游戏这个本身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也是有关的。

  主持人:所以1994年您高中那会儿就有想到过我要成立公司?

  吴刚:没有想过,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这一辈子我能做好编程做开发,如果这是我一辈子的一个工作的话,就觉得是很幸福的一个人。我没有想到成立公司创业,那个时候也没有这个词。

  主持人:考大学呢?

  吴刚:考大学有想过,但是很快就放弃掉了。因为我不是属于特别差的学生,也不是属于特好的学生。中等偏下,我想考的学校我考不上,我不想考的学校说白了很有可能不在北京,就不会在中关村这样一个环境里面,但是对我来讲这个环境最吸引我,如果我要去上大学我可能会放弃很多东西,但是这个恰恰是我最喜欢的东西,我干吗要放弃呢。

  而且我在高中的时候,对于当时老师教给我的那些东西,我已经快烦透了,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然后他们传递给我很多东西都让我越来越怀疑他们的东西是不是对的。

  主持人:所以那个时候即使不考大学,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阻力?

  吴刚:有阻力,但是很小。

  主持人:什么阻力?

  吴刚:就是来自家里的阻力。

  主持人:你家里还是希望你考大学。

  吴刚:当然,因为当时大家都是那么走的,都觉得孩子那样才是一个稳定的方式,而且当时哪有这么好的创业环境。那个时候不讲究创业,是自己跑单帮,你自己在那飘着,觉得这不是那么个事,那么年轻,那么一个小孩,你能干什么?大人都不可能能做得很好,你又能有什么机会呢?没有这样一个例子。所以就自己去做,做了也挺开心的。

  主持人: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会儿年轻,所以考虑的不多,不去考虑我将来如果我只做一个程序员的话,我的收入情况怎么样,我的生活会不会稳定,你会考虑这些东西吗?

  吴刚: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复杂,我觉得在我们十几岁的时候,房价也好,连买房都没人买房,全都是单位分房,你会发现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并不是很大,没有那么多特别有钱的人,或者是特别特别穷的人。在这种状态下还没有那么多的诱惑,你会发现如果到一个正式的单位,可能一个月连一千块钱都不到,但是对于我来讲,如果我做软件,我的软件就一千一百块钱一套,我一个月就能赚好几万。我就觉得有什么不敢去选择的呢。我一个月就可以赚到别人几年都赚不到的钱,所以对于我来讲完全没有任何压力。在我上高二的时候,我觉得我就已经完全可以自己把自己养活起来了,而且还活得不错。

  主持人:所以那个时候中关村在您的心里应该是有一个小小的梦想的地方。

  吴刚:当然。中关村那个时候其实是属于草根文化非常非常旺盛的阶段。反正从高一开始,我每年暑假寒假都是登着自行车,从北京的龙潭湖登到中观村,然后每天这样,去拜访我认识的高人。

  主持人:你那会儿认识什么高人?

  吴刚:就是很多做软件的高人,然后向他们请教。实际上来讲包括我自己学汇编语言,学C语言,都自学的,都是在向他们请教这样一些问题。让自己变得成长起来,变得不一样。因为那个时候不要说互联网,连资料、翻译可能都属于一个比较稀罕的东西。

  主持人:我也是听说,90年代初,据说那段时间会有盗版碟出来。

  吴刚:那是后来了。

  主持人:那大约是哪年?

  吴刚:当我做了两年的时候,应该是在1994年、1995年这样子,那个时候开始出现光盘的介质了,这种光盘介质一下开始把几百种软件整合到光盘里的时候,一下盗版的趋势,就完全彻底打败掉了。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第一个出光盘的人,虽然他是盗版,但是他一张盗版光盘都卖上千块。

  吴刚:一张盗版光盘都卖上千块,在《计算机世界报》上,在很多媒体上公然整版整版打广告。然后再往前,前两三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在一些省会城市,一些二三级城市,一张盗版软件拷贝都是要花好几百块钱的。

  主持人:那个时候的游戏是不是大多数还是从台湾那边,日本、韩国来的,我们也是拷盗版碟。

  吴刚:对,是这样的。那个时候非常流行加密,各种各样的加密的方法,让你不能拷贝,或者是拷贝起来比较麻烦。包括金山的CEO,他自己在大学里面做的第一个软件就是加密的软件,当时我的BOYwindows加密就是用他的那个来加密的,

  主持人:因为您也在做游戏这种对游戏的情节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吴刚:人经常会一做一些力所不能及之事,当一件事情你做得已经不错的时候,你其实不想再重复,你老想到一个新的,让它变得不同。其实游戏这个行业就是能够给你一个很好机会的行业,因为你总是觉得不满意,总是觉得差很多。从我第一次做第一款游戏的时候,差距特别特别大,就觉得完全高估自己了,一下子从一个高度掉下来之后。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慢慢的无限的靠近这件事情,慢慢的可以用很长很长的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强。

  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从一个特别差的产品,然后又开始花了三年时间去做了一个我认为已经竭尽全力的产品,从这个极端跑到那个极端的时候,其实我就在想,其实两个极端都不对的。应该还是在一点一点的积累,这个积累不是今天做了明天就会有结果的,可能真的是需要时间的。要不停的去往前走,别人是什么样的速度对你没有感到,要有自己的节奏感。

  就像我们说一个长跑一样,枪一响大家都冲出去的时候,你看到很多人冲在你前面的时候,你是有一点慌,但是假设你对于这个事情是胜券在握,或者是你觉得什么是对的时候,你就按照你的节奏往前跑就对了,名次并不重要,把它跑下来。然后可能有一天你就会有名次。

  主持人:你反复提到您做自第一款游戏,应该是1997年的《血狮》,当时在大众软件()上好像也有铺天盖地的各种各样的广告。据说在那个时候也开创了一个营销的新的方式和手段。但是可能在营销的方面取得一定的成果的同时,您也暴露出了其中一些问题。

  吴刚:不是问题,那个产品是一个彻底的失败,因为大众软件当时媒体其实在我没有做广告之前,那是一个很重要的媒体,但是被很多厂商是忽略掉了。因为大家谁也没有为一个软件,为一个游戏做过大幅面的广告。他们没有算过到达率和用户之间的媒体覆盖的关系。所以我根本不想去做十几家媒体做广告,而是把一个媒体的深度做得足够深的时候,它的传播效果就是很有价值的。

  但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的能力,我低估了这个市场的需求旺盛的程度。所以导致了这两者之间的差非常大。但是当这个市场已经变得非常火热的时候,你发现已经收不了场了。举一个例子,虽然我没有收的一分钱,大家大量的经销商全部都向用户收购了预定金。

  我说我要退出一个游戏,哪年哪月哪号准备上市,因为这个游戏被宣传太火爆了以后,很多人都想买,经过了几次跳票之后,经销商很简单,你不是要买这个游戏吗,现在没有到,你要到了之后我优先给你留一套。然后很多人其实已经把钱都给了经销商。

  主持人:这个是不是和苹果的“饥饿营销”相似。

  吴刚:当然。这个问题也是导致把我们自己搁在上面下不来的原因。经销商马上反过头来对我们形成非常大的压力,我们说我们不想上这个产品,说这个产品有问题。但是经销商都已经没法退了,而且经销商你给我上得也上,不上也得上。而且经过几次跳票之后,甚至还有用户会把经销商的店都砸掉了。已经不可控了,所以我们硬着头皮也要推出这样一个产品。

  但是在推出之前的一两个星期,我们就要各种准备说这个东西其实是一个很垃圾的产品,然后接下来面对的问题就是我们不得不把自己放在火上去烤自己了。其实对于我来讲,那个时候我才19岁,因为当时我是那个公司的负责人,但是我也拿别人投资。当时我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辞职,我不干了,我可以走了,没有人知道吴刚和这个产品有任何关系。但是当这个产品推出来之后,你就发现,你要作为一个有担当的人的时候,你就必须要去擦这个屁股,收这个尾。怎么办?你就得要在媒体上和大家致歉。说明这个产品我做得很差,我要面对经销商,去处理他们那么多的退货,然后铺天而来的骂声都是你要去接受的。

  我觉得到今天这个产品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已经一直牢牢的绑定在一定了。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我觉得在年轻的时候经历一些特别大的打击,因为当时我的状态是属于特别自负的状态,因为从16、17岁就开始做软件,老被人说天才什么的,一下就跌下来之后,你就突然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差得挺远的。而且这一次教训就顶了我将近快20年。

  因为产品质量永远是第一位的,不管你用多好的市场运作的手段,垃圾就是垃圾,烂产品就是烂产品。你长了这一次教训,让全国人民,几十万人上百万人同时骂你,骂你那么一次就好,你就长记性了,就不敢在这个事情上再去做所谓的小聪明。所以自此之后,当时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非常会做市场和营销的人,后来我再做我的公司和我的产品,我几乎不再用市场和营销的手段,广告推荐的手段我很少再用。我后来的几家公司基本都是靠产品品质本身来赢得市场的。所以这个就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人年轻犯错误,原不原谅是是上帝的事,但是对于我来讲,如果我不长记性那才是问题。

  第一次吃龙虾是在《血狮》惨败后

  主持人:其实我们现在要去回顾《血狮》带给您的教训,这是您而立之年之后您去体会那件事带给你的这种感受,但是在当时十几岁的你怎么用这样一颗年轻的心去承担这份责任呢?

  吴刚:首先当时我的老板,给我投钱的这个人,他只给我几万块钱让我去做这个生意。我觉得我到现在我也很感激这样一个机会,因为有哪一个商人会给一个19岁的毛孩子,我做那家公司到了后期的时候一共给我投资了有300多万,那是钱啊。谁会给一个毛孩子300万的钱让他去做自己的事情呢。同时那个产品失败的时候,我记得我的老板请我吃顿饭,而且吃了一顿很好的饭,我印象还是非常深的,第一次请我吃龙虾。

  然后其实我当时的想法是,如果那个老板当时在饭桌上说你滚蛋。我倒是放下来了,我也被炒鱿鱼了,我索性不管了。但是我们老板什么都没说。他说继续努力,没关系,要继续加油。我就突然一下子被感动了,我说这事如果我不扛谁来扛。所以我选择了一定要扛到底,而且今天在哪输掉的,明天要在哪找回来。其实就是那么一个状态。从小来讲,觉得家长教育就是你要么别惹事,惹事自己就得能收得了场,躲是躲不掉的。

  主持人:所以1999年之后,我记得是在《烈火文明》之后,你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沉寂的。

  吴刚:也不算沉寂,其实1999年做完《烈火文明》的时候就已经累得不行了。因为《血狮》这么一个特别垃圾的产品,推出来之后,我就开始用三年的时间做了一个《烈火文明》,我想把我所有的精力还有我所有的能耐全部放在这个产品的时候。当这个产品做完了,我突然觉得我自己被掏空了,我觉得我自己的能力就到这了,就这样了。因为当时那个产品Intel还有(23:00)都给了这个产品投资,做的是国内第一款3D的RPG,也是一个非常超前的产品。

  当时我们跟Intel合作的过程中,那个时候互联网的趋势已经开始启动了,Intel有很多独立的软件开发商,我们也算其中之一,当时还有张朝阳这些人,Intel经常会召集大家一起开会。我当时一下就被互联网的很多的人还有包括他们的理念,一下就被他们给打懵掉了,不开玩笑的说,当一个人说的一句话里面,有十几个词是你全不明白的事。你就觉得我怎么白活了呢。

  因为当时我们在中关村碰到的一些老板们都是一种,我们刚才说草根那种人的时候你觉得很平常,然后觉得你已经习惯了。当突然从海外留学归来,而且背景都非常好的,说一堆话,而且那些词语你都不了解的时候,你突然被他们所描绘的这个行业和这个行业的前景一下子给打懵掉了。觉得为什么我不去做那个。然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进入到了互联网。

  当时做互联网其实也很简单,我们当时做了一家旅游的互联网,也算是电子商务的互联网,到现在那家公司还在,叫百城旅游网。专门做出境游的。我是那个网站的创始人,就在我现在的公司楼下。但是第一年的时候做得并不太好,正好赶上互联网泡沫,然后我就离开那家公司开始正式做了数位红手机游戏的行业。

  主持人:所以说投身到互联网行业当中是不是也与您之前所说的,面对未知的世界还是有好奇心和野心,我不懂就要把它搞明白。

  吴刚:没错,因为我接触互联网非常非常早,因为当时也有一点小钱,每个月可以花八百块钱上网,然后去上中科院的破网,还慢的要死,然后拿一个猫去拨号。突然你觉得这个东西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东西确实是能够给你带来非常非常多的变化。你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变化,它就是吸引你,让你感觉到你应该是做这个事。

  主持人:为什么很多人会以为您2000年到2002年这段时间相对是一个沉寂的阶段呢?

  吴刚:当然是很沉寂了。举一个例子,我做游戏在整个中国是非常早的,那个时候出名也早,虽然是臭名昭著,但是也是出名早。你会发现到2001年、2002年的时候有一些网游公司起来,赚大钱的时候,经常行业有时候一些聚会的时候,大家说吴刚你干吗呢?我在回龙观编程呢。他就觉得吴刚越混越差了。然后就不想去参加那种聚会了,就想我干我的事,你们牛你们赚钱赚你们的。

  但是我还是想干我自己的,所以那段时间有三年的时间是在回龙观,当时是属于鸟儿不拉屎的地方呆了三年。那个时候的回龙观,我刚刚去的时候连轻轨都没有通。房租便宜,所以我们在那个地方,封闭开发,一做就做了两三年的时间。等到三年的时间,我们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我们就又有名气了。

  主持人:这可能也与2001年盛大的兴起,包括收购了数位红也有关系吧。

  吴刚:没有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我觉得盛大没收购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挺有名气的了。盛大收购我们的时候,说白了我们是一家优秀的公司才收购的,而不是我们被盛大收购了反而名气变好了似的,两回事。因为当时我们被盛大收购之前我们就是国内最优秀的手机游戏公司。当时摩托罗拉、诺基亚、索爱、NEC这些所谓国际大的手机厂商,以诺基亚为主,诺基亚手机里面预制的游戏60%都是数位红的产品。所以很多人了解数位红都是从诺基亚的手机和摩托罗拉的手机里面一些预制的游戏来了解到我们的,包括我们在海外销售情况也都不错,虽然那个时候市场并不大,但是我们做得还是挺风声水起的。

  “写毛笔字,游一千米”我让自己沉淀下来

  主持人:那段时间数位红大多数的市场还是以海外为主,为什么会有一个与盛大合作这样一个机会,是怎么谈妥的?

  吴刚: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创业者成长过程当中一种迷茫。创业的人都挺孤独的,刚刚看到这些毛笔什么的,我就突然想起来我创业那段日子,我在创业第二年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有点绷不住了,我在那个地方就三四个人,这样几个人我们持续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对于一个你曾经赚过一些钱,还算不错的,突然给自己只有一两千生活费的状态的时候,在那个地方猫着,觉得心里的落差接受不了。

  老是觉得很躁,老想怎么样使劲儿,但是就使不上。然后你知道这件事情你必须要一点一点做好。然后第二年的时候越来越躁,越来越觉得受不了。然后自己想办法排解,我开始拿着字帖,宣纸毡子写毛笔字。每天中午写一篇毛笔字。就是让自己慢下来,写完毛笔字之后,再过一两个小时再去游泳,天天游一千米,过了半年用这种方式把压下来了。

  主持人:所以一个创业者在创业初期的时候一定要耐得住寂寞。

  吴刚:对,必须要耐得住寂寞。其实诱惑太多,同时你觉得为什么你要选择这样做。有的时候就像种子撒到土里面的时候,它并不是马上会开花结果会变成一棵树的,总是要有时间。你总是着急把现有的东西拿出去变成钱,变成现金,你会发现你可以拿出去的东西会越来越少,不会越来越多。

  主持人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所以在等待时间的过程当中,盛大出现了。

  吴刚:没有,是我们做得已经很好了,就是因为这样一个过程,你做到一定程度之后,觉得做得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已经觉得把你的力气使得很到的位的时候,突然在想,老想找一个依靠。你就是一个很优秀的女性,你做得再优秀的时候,你也总想找一个依靠。我是不是可以有机会找谁的肩膀靠一下。作为一个创业者,尤其在一个公司做老大的时候,你天天都在算你还剩多少钱,你会不会亏本,明天会不会倒闭的时候。在这种高度紧张状态的时候,进入到相对平稳的发展阶段的时候,你就会想,能不能有一个机会让我借一个肩膀靠一靠,有一点累。

  当时我就想借盛大的肩膀靠一靠,如果我上面有一个老大我觉得我会轻松一些,我觉得我不会再去承担那么大的责任和压力。感觉到我再往下一个台阶迈的时候有一点吃力,或者是感觉有点力不从心,如果再让我把过去的五年,因为我做了五年才卖掉这家公司,我再把这五年再重复一遍的时候,我突然会觉得好可怕的感觉,想想就觉得有点不寒而栗。所以就想找一个依靠。

  后来证明这是错的。当你自己都不能帮自己的时候,谁还能帮你呢。你自己才是你能救出你自己的人。当你真正明白这个东西之后,你就发现其实没有什么可退的,你也退不到哪去。这次我在想,我这次做顽石这家公司的时候,我不会再卖公司了。卖它干吗,那是我的一个乐趣,谁会把自己的乐趣卖掉呢。

  主持人:不管当时决定正确与否,我知道为什么会是陈天桥,为什么会是盛大?

  吴刚:陈天桥有他独特的魅力,他的魅力在于他对于战略还有包括他对于人的信任是一种天然的东西。他这个人,我不管别人怎么评价他,他的战略能力非常非常强,他总是有很强的前瞻性。另外一点,他如果觉得你跟他头缘对脾气,他在这段时间内会完全的信任你。这种信任你会让人觉得非常受用,感觉非常好。还有一点,也是有点没出息吧,就是我没有受到那么好的礼遇。当你创业五年,我们当时的很多客户都是海外的大厂,像诺基亚什么的,我天天跟着他们后面屁股跑的,因为他们有订单我们要拿这个东西。

  但是突然有一天有一家公司跟你谈合作,谈一些事的时候,他会山珍海味的请你吃饭,车接车送,你突然有一点晕眩的感觉,觉得对我真重视,从来没有人把我这么当人过。一下就觉得很好,士为知己者死,既然人家重视我,我愿意去为他工作。

  主持人:但是很多人也以为,在你们两个合作了之后,传奇应该会有一个手机版。

  吴刚:有,都有了。其实传奇的手机版一个月收入几百万早就有了。

  主持人:为什么声音不大?

  吴刚:第一对于我来讲,因为是传奇,不是你的东西。我也不想说的声音很大。第二对于几百万一个月来讲,对于盛大来讲不是什么大钱,没有太多的价值。所以他也不愿意来说。所以我觉得不重要。

  主持人:2009年之后因为有智能手机的出现,也让您,也让《二战风云》成为了手机游戏市场一个成功的代名词了。其实我记得我当时采访陈昊芝的时候我有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说雷军曾经说过,猪站在风口上都有被吹起来的可能。然后我记得他说,是,像我这种体重的人也会被吹起来。所以我知道您和他在某些地方是有一些共同之处,但是你们不同之处在于,有一款成功作品出来之前,我知道陈昊芝之前没有多过的深入在游戏行业当中,而您是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了近十年。

  吴刚:这个东西其实市场的多样性就是这样的,你做了十年不代表能成,别人做了一天不代表人家会输。这个就是市场的乐趣可能就是在于这样。

  吴刚:你往回看的时候觉得年头好长,我创业一算已经二十年了,孩子都应该大学毕业了。但是不能这样想,包括刚才咱们说的,聊过去的事,不能聊,一聊就觉得给你自己的牵绊就会很多。

  主持人:为什么过去是牵绊,我觉得过去应该是你成功的一个奠基石。

  吴刚:什么叫成功呢?成功的定义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是日新月异的,每天都在变化的,我一直在说,人的左脑和右脑的结构不一样,人的左脑是一些记忆性的东西,右脑是一些创造性的东西,当你的记忆性的东西占的比例越来越大,你的创造力的东西会被压制的。不要把你过去做过什么事情当作一个特别重要的负担,把它扔掉,你能不能让你自己变得更强,这个才是关键的。

  从我十六七岁做一个软件的小作坊,赚到几万块钱,十几二十万,如果满足于那样的状况的时候,那可能现在你早就见不到我了。如果我当时满足于做那么一个PC游戏,那也不会有数位红。如果我把我的数位红卖给盛大,赚了好几千万,当成一个里程碑的时候,怎么回有顽石呢?所以每一次的经历是不是比你上一次更优秀,这件事才是促动你往前走的一个原因。 如果你老是回头看我过去多牛,没有任何意义。你自己会认为好像是一个事,别人谁知道是什么事啊。

  主持人:所以您曾经写过一篇博客,我记得上面有一句话您说,而立之年有了车,有了房,有了枕边人。所以这是您理想中成功的状态吗?

  吴刚:当一个创业的人,比如说做公司,你最近特别特别顺,你就知道大事出事离你近了。你特别怕你自己特别顺。做公司人做久了都是这样的。你现在越不顺,反而你会跟自己讲,再不顺能比今天怎么样。但是如果你最近特别特别顺,我的警报就起来了,说这件事不对。你觉得在那样一个状态之下,好像那一年特别幸福,幸福的有点没边了的时候,你就会特别害怕,觉得这种东西会不会后面跟着什么不太好的东西。

  其实事实也证明确实也会跟着不好的东西。后来我在开始做下一家公司的时候,就开始有点盲目了,当你做一家公司很成功,很成功把它卖掉之后,你决定做一家新公司,然后一堆VC来找你,说我愿意把钱给你,你去做公司吧。然后很轻松的你就可以什么都没做,就可以把自己的估值放到几千万美金的状况的时候。你突然觉得自己很飘。

  以前我做公司虽然有人给我投钱,但是实际上都是投很少的钱,而且我自己做数位红的时候是靠自己的钱慢慢滚起来的,当时有一想法,我要是有投资,我要是有无边无际的钱让我能去砸,是多么有意思的一件事。结果我也是这样,拿到了这些钱,我就开始每个月几百万几百万的复数往里砸,很过瘾。但是当做到第二年的时候,你发现,它不是一个事的时候,你就开始要为你花掉的钱和舍掉的资源去负责的时候,你才发现其实生意就是生意,无论是VC给你的钱,还是你自己的钱,还是天上掉下来的钱,都是钱。花起来都是要心疼的。

  生意本身来讲就是投入和产出,没有只投入不产出这样的好生意,就是说你可以不用赚钱了,你可以无限制的花钱。没有这样的生意。所以你突然返过来敲定自己原来做的对的事情。我还是要踏踏实实的把一分钱当成两份花,还是要把产品做好,还是要把我们认为的生意的基础打牢。其实这就是一个小的反复的一个过程。在这个反复的过程当中,开始把自己很多东西牢牢的固定下来了你就认为过去过少年做的事情某些是对的,某些是错的,而不会再去反复了。

  无需庸人自扰,创业者要有自己的节奏

  主持人:成功后,保持像您所说的这样的一种心态,而且持续下去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难的事情,您是如何让自己持续保持这种状态的?

  吴刚:其实我觉得有的时候创业者是庸人自扰。没有人能乱了你的心,其实是你自己扰乱了你的心,通过外界的刺激和状态。说你看那个人当时不如我,现在他赚了多少多少钱。那个人现在发财了,那家公司比我们收入高了,那家公司的产品比我们优秀了。经常会受到很多外界的影响,把你自己的不掉给破坏掉了。

  还是拿长跑的例子来说,你看到一个人从你旁边跑过去的时候,你说不行,我不能让你超过我。然后你发现人家要怎么跑,你也怎么跑的时候,你自己的特点,你自己的节奏在哪呢?我的一个好朋友跟我讲,他说吴刚你不要老是过分的追求一年有百分之多少,几倍的成长。他说如果你做一家公司,你能保证你每年都有增长,你能持续数年,这个在各种各样的公司事实上已经是奇迹了。何况你还要追求几倍的增长,这个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每个人都不是天才,也不是神人。所以不要对自己有那么苛刻的要求。

  当你没有那么苛刻的要求之后,你反过来要看自己,要知道自己姓什么,你是谁。我当时十六七岁的时候,我做了软件的时候,别人认为你是神童,认为你是天才,把你碰朋捧到天上一样的时候,你就会很飘,觉得我是不是真的是天才。但是到了这个岁数的时候,你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你也知道你要学习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你就想别人怎么样不重要了,别人优秀达到什么程度是不重要的,你能做到什么样的状态才是最重要的,如何做的。整个这个过程应该有一个清晰的规划,让自己一步一步往上走。而不是今天这样明天那样,这不是一个成熟的创业者应该有的心理素质。

  主持人:所以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顽石到现在为止其实它的业绩成绩是在增长的,而整个公司的规模以及员工的数量是没有变化太多。

  吴刚:对,其实在这种情况下也是要过自己的心。举一个例子,我在做旅游那个网站的时候,当时我的办公室是租在国贸一期最顶楼,因为你有那么一个想法是说,最牛的写字楼我的办公室在那。这是一个心结。然后同时一个做创业的人,当你只有十个人的时候,你就梦想,看我前呼后拥有上百人,几百人的时候,那是不是更拽。所以这个心结你一旦过去之后,好的办公室对于你的收入没有帮助。多少人,大家都叫你老板的时候,你回家晚上应该想想你明天要给这些人发工资的。

  这些也是一种负担的时候,你就把这些东西全放开,你有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也对这个事情没有作用的时候,你就真的全都搁在一边了。想生意是什么?这个公司是什么?这个本质是什么?本质这些东西都不是,而是说你能不能用最有限的资源换得最大的价值,这才是生意的本质。

  主持人:所以其实借用这个地方,也突然让我想到佛家语,要堪破,然后才能放下。

  吴刚:没错,所以很奢侈的地方我很少去。我对于名牌我没有喜爱,除了车之外。所以我觉得当你把很多的事情给放开的时候才能找到原来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

  主持人:最后一个相对八卦的问题,您刚才说到了您的名字和《血狮》好像总被捆绑在一起,所以未来的日子我们会不会看到《血狮》的Pad版。

  吴刚:不会,因为那个不是我的版权产品,那是我做的,是我的团队来开发的。有些事情留在那我觉得会更好,老能给你起到一个警示的作用,而不是老想设法把它用另一个更优秀的东西去盖掉。还是要放下来,当大家去提的时候,每一个我的朋友在微博上说《血狮》的时候,我总会跟一句是谢谢你又提醒我了,我记得,我一直记得,我从来没忘过。而且我也从来不去回避这样一个问题。

游戏人生专访顽石CEO吴刚